news,

世界上有两个事情是无限的,一个是宇宙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Aug 17, 2020 · 1 min read
世界上有两个事情是无限的,一个是宇宙

天问号发射成功了,许多小伙伴都去现场看了,自豪之情难以言表@朋友圈。

但99.9%不知道的是,两天前起源太空的第一颗X射线探测卫星龙虾眼在太原发射场成功发射,商业航天又迈出了一小步。 图片 这虽不是什么举国欢庆的大事,但是对我来说,接触了起源团队这段时间。这件事会让我更开心。

爱因斯坦说,他只知道两个事情是无限的,一个是宇宙,另一个是人类的愚昧,他说他对前一个还不能确定。

我一直有一个愿望,就是找到最富有野心和创新力的创业者,然后写他们的故事,他们对这个世界的热忱,对科学的敬畏,对人类的信心。很多人不明白我为啥要做这件事,他们总问 what’s the point? what’s next? Why you do this?

说实话我也没有答案,我只是想这么做。

可以有梦想吗?

我觉得并不是每个创业者都想成为马云,但每一个创业者都某一时刻想成为伊隆·马斯克。他们为了一个梦创业,因为这在现实世界中还没有发生的迹象,没有达到大众所认可和理解的程度。

如何利用太空资源,到目前为止较火星更容易去的小行星上采矿,或者小行星可以作为加油站让人类能走的更远,是起源太空的梦。meng叔说过两句话让我印象很深,他说:

“commercial space is much more than commercial aerospace, much more” “space commerciallization is for the peaceful use of the universe, for the benefit of human beings” “这就是我要做的事,我们要做的不是站在其他星球上看地球,而是真正的探索。而且现在技术已经成熟”

我讨论过很多与 创新相关的话题,创新者就是要去做最难的事情,那些为可能更多问题的解决打开一片天的事情,一定是巨慢的,巨sexy,巨难,也巨容易被啥也不懂的人指指点点。

知识最多但最容易承认自己无知的人

我第一次去见起源团队时遇到小佳姐,打破了我对科学家的认知(这里没有任何冒犯科学家的意思),她看起来比她实际年龄年轻许多、时尚、思维灵敏且充满活力,简直是女版的Sheldon,与我臆想中被科研折磨、长期困在实验室里的形象大相径庭,好吧这是我圈子太单一的错。

在我问无心地发问为什么小行星上的白金比黄金多时(好像是这个问题吧==),她愣了一下然后马上陷入了思考。“这是一个很好的问题,我没有仔细想过这个问题。”然后在我和萌叔继续聊天,打开电脑默默的搜索。最后猛地抬起头,“我还是没太明白”…

然而我已经忘了我刚才提的什么问题。

他们是知识最丰富且最容易承认自己无知的人。

还有一次我印象特别深的是小佳姐给我讲归纳法和演绎法:

* 什么是归纳法?感受一下: 

不管背后是什么原理,我只要预测对了,通过测试可能符合,不符合的话就修正。如果你没有证据证明我是错的,那我就可能是对的。 感受到了内味儿吗?我们先通过一个(若干)现象,总结出一个公式。然后有了新的现象出现符合这个公式,那证明我到现在为止不错,就没事儿。一旦有新的现象出现不符合这个公式,那我们得看公式里,我是不是忽略了什么因素没考虑。

也就是说,在归纳法下。理论跟着观测的脚步,随着新现象的出现而修改理论。

* 什么是演绎法?感受一下: 

我从背后的道理出发,写出一个公式来,它早晚会被证实是正确的。 比如像那些不发生在地球上,不能在实验室里被模拟出来的状态,比如光速移动,在地球上永远不可能有人会达到这个状态。那我们怎么去归纳?像爱因斯坦就说了:我不需要去推翻你,我就从物理原理出发假设极限的情况。

记得杨振宁在为爱因斯坦《我的世界观》所做代序里说,在任何前沿的科学研究领域,都有一个永远存在的问题,就是你看不清楚的东西中,哪个是值得你抓住不放,哪个是你不要花太多时间去研究。能够分辨出这一点的本领,爱因斯坦特别厉害,他花了8年的时间研究「对称」,因为他觉得这个重要。

也就是说,演绎法下,是通过已有的物理规律直接推出来,而不是用现有的东西总结出一个规律。

于是之后,小佳姐经常给我安利她觉得我看的懂的硬核科普。

图片 我经常和我自己以及朋友说,如果你很焦虑时,别去找那些精通平衡表/算盘的人聊天,就找科学家聊天吧。

他们能给你提供一些特殊的视角,虽然你只能假装听的懂,但这并不妨碍你进行交叉的联想。

是的,交叉的联想。

还有就是,我很羡慕能做出这种投资决策的资本,有能力去支持一些延展人类幻想和边界的创业者。能让人产生希望的事情,虽然计算不出具体的投资乘数(multiples),但一定不容小觑。所以,觉得经纬很牛逼。

我今天真的很丧,但翻到那段发射的视频之后,爬起来一口气写了这堆字。

“还有更多小行星任务呢!”

(完)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