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资本之后,是注意力稀缺的时代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Dec 01, 2020 · 1 min read
资本之后,是注意力稀缺的时代

昨天一口气读了The world after capital,将来的技术需要显示的超能力是:帮助人加速知识(knowledge)的生产。因为人们逐渐开始意识到现在越来越稀缺的不是资本,而是注意力

World after Capital,作者USV 合伙人Albert Wenger

什么?注意力也是资源?

我们来看一组数据:

互联网上的内容数量呈指数级增长;人类生产的大部分内容都是在过去几年中产生的[1]。几十万年前,当你看到一只猫时,那是一只真正的猫;现在,互联网可以产生无穷无尽的猫咪图片。2017年,平均每个人每天在社交媒体上花费大约两个小时[2],今天我不知道。

一方面,信息量爆炸性增长。另一方面,获取这些信息的主导公司们,谷歌、Facebook、Twitter、微博、微信、抖音,它们的大部分收入都是通过捕捉和转售我们的注意力来获得的。这就是广告的本质,这就是他们的商业模式。广告商从字面上看是在为他们的信息购买注意力——为了发展,他们投资于旨在向用户呈现迷人内容的算法,通过吸引我们大脑中认为小猫可爱的部分,或分析人们会对哪些内容做出愤怒的反应,去吸引注意力。相反,没有人会激励你关闭电脑,放下智能手机,花更多的时间和朋友在一起,去户外活动,清理环境和看星星。

广告的本质就是掠取“我们”有限的注意力,然后将它变现。但注意力是一种宝贵的稀缺资源,属于每一个人。

但问题是,我们的注意力被引导到正确的地方了吗?

创新的关键:知识

我觉得没有,目前的科技在引导着注意力错配(misallocation)——它引导着人们的注意力向无助于创新和解决问题的方向去了。

于是,你会听到很多人谈#创新的瓶颈 #创新停滞不前 云云。因为社会现在已经从资本稀缺转向了注意力稀缺,有再多的钱也没有用,好的创新百不得一。

Idea没有边际成本,但是知识(knowledge)有天然的护城河。

举个例子:roam和uniswap(500行代码)都非常容易fork,没有技术门槛,相当于创始人做到哪一步人们就能马上抄到哪一步,并且你可以去抢占市场。但是就像我们经常说的:只能被模仿、无法被超越,那个关键点、护城河就是“knowledge”,知识是创新的关键

那人们就说了,既然人的时间不能从一天24小时变成48小时,那让知识生产的速度(velocity)更快不就行了?

这里的用词是velocity,作者用了一个非常巧妙的比喻是,注意力(attention)对于时间(time),就相当于速率(velocity)对于速度(speed)。区别在于,前者是有方向的。也就是说,我告诉你我的行进速度是20km/h,但你仍然不知道我要去哪里。同理,你让200个工程师密集开发几个月,也做不出来几人团队开发出来的Roamresearch。

加速知识的生产

技术可以帮助我们加速知识的生产。以roamresearch为例,AI+roam将来一定是非常有潜力的应用场景。roam相当于是一个知识的仓库,人们把信息收集进去,还没有形成知识。

但由于人们的注意力有限,在找联系环节的效率可以借助技术(如AI)大大提升。就比如我时常在写作的时候找各种事物之间的联系,但并不总能顺利的记住之前写过或读过的内容在什么位置。于是我只能让自己去加强一些记忆方面的训练,比如在读过一本书后用自己的话写个摘要,在最后加上想到的indexes和reference,并记录与自己所做的事情之间的联系。

当然,这些增强记忆的手段非常必要。但同时,如果我可以训练一个AI,按照我不断增强的学习模型(learning model)帮助我直接做这些事情,它有无可能就像那些fork代码的工程师,不断跟着我的思维在走但无法超越呢。

也就是说,AI可以辅助人类更好的找联系,但形成判断,最终做出决策的还是人。

知识生产的闭环是:循环引用再创造,Tim Ferriss说过:大多数创新都不是新点子,都是知识的排列组合再创造。

Most innovations arent novel ideas ——Tim Ferriss[3]

知识生产闭环

加速知识的积累,可以缓解注意力的稀缺。也就是说,如果注意力(attention)作为一种有限的资源,不能指望它24小时变48小时,只能借助科技加速知识的积累和链接,来解决人们面临的问题。

为什么要提高知识生产效率?

为什么要提高知识生产效率?其实创新不是目的,关键是要:解决问题。作者认为,为什么我们要创新,创业者要创业,VC要赋能创业,不(只)是为了让十几亿人全都能刷抖音、微博,能打滴滴,而是要解决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在农业时代是温饱,工业时代是得到一份工作和温饱,但在下一个时代:他称之为“知识时代”,人们就要有新的目标了。

但我们目前面临的问题在市场对注意力分配失灵的作用下,很显然没有得到足够的重视,或者说,也没有证明解决它的价值。这样的问题包括:气候变化、环境清洁、教育资源错配和基础研究等等。

目前,市场无法通过“价格”有效的引导人们的注意力。比如一些对人类影响很大的问题,像气候变化,十分重要但人们明显不关注。我们什么时候开始关注这些问题了,就是从工业时代(industrial age)到知识时代(knowledge age)的转折点。

但我们可以看到一些端倪,一些另类VC比如Chamath Palihapitiya领导下的social capital(我一开始不知道为什么关注他,只是觉得另类,现在似乎找到了一个解释)。Chamath 较早的就在这样的领域进行布局,最早是因为并购了维珍银河——世界上第一家想要实现商业化亚轨道飞行(近地太空旅行)的航天公司 。今年7月的时候,他在Twitter上公开全球招募探索气候变化解决方案的团队,并亲自面试孵化。

Chamath在Twitter上征集方案

新加坡也是一个对这方面的创新很重视的国家,举个例子:我去年在组织SMU全球创业大赛,主题是“智慧城市和可持续发展”,过程中接触了很多全球范围的项目,说它多样且眼前一亮是因为他们明显不是大消费、大文娱、大医疗,大xx,而是带有greensustainableclean energybio这样的字眼,让我看到了一些别样的注意力(attention)和面对真实存在的人类问题,年轻人们正在做出的努力。我甚至觉得,就算这些创业注定无法发展成流量🦄️ ,它们更为可贵。

新加坡这个小国“试验场”似乎在朝着知识时代的主题进发。

最后

好,我们总结一下。其实今天这篇写的很意外,因为昨天粗读完The world after capital[4]这本书之后实在很激动,觉得他说出了太多我想说的东西。

创新的瓶颈在哪儿?无法有效的生产知识

为什么知识重要? 因为知识解决问题 现代技术的flaw在哪里?数字技术将人们无比稀缺的注意力(attention)引导到了无法产生知识的地方,如果你觉得抖音、微博可以让人更快的生产知识,那我无话可说。 知识如何生产出来?创造——分享——学习 Loop

当然,这本书还有很多精彩的讨论,Albert 从一个极客和VC的视角探讨科技的本质(对人来说的意义在哪里)以及他为什么认为下一个时代将是知识时代,我们需要关注注意力的分配,而不是资本。我非常浅薄的认为,我们的社会缺的不是VC,也不是创业者,缺的是知识,缺的是意识到缺的是知识的这批人,这些人才能解决问题。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