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你是在利用自己的能量,还是一直激动的疲惫?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Sep 11, 2021 · 1 min read
你是在利用自己的能量,还是一直激动的疲惫?

前言

最近的体会是,NFT促成了猎取同类思维的美妙偶然性。NFTs are the serendipity for hunting the like-minds.

昨天在superRare上逛时,我被一幅3D动画作品《粒子人动员会》吸引。然后,我进入了其作者ambiguous的作品集,发现了Browsing NFTs Like Tony Stark (像钢铁侠一样浏览NFT)等粒子人作品,视觉上和我想象中的dataverse*非常相似。

*注:dataverse是我们正在做的NFT curation空间,感兴趣可「阅读原文」

然后顺藤摸瓜,我翻到他的博客 (我最喜欢的部分),读了几篇诸如「AI, Nothing To Fear」「The Epistemology of Randomness」「Energy Regulation, Achievement, Enlightenment」的文章我觉得他不仅是一位视觉艺术家,更是一个深度思考者,就好像脑中有一个计算机网络在计算匹配度,从眼睛接收的信息开始,到启动文本理解的功能,啪!

👾鉴定结果:您与此人的注意力匹配度90%。

我说NFTs是在

数字世界

猎取同类思维的暗示,

因为NFT是一个人的延伸

今次翻译其中一篇「Energy Regulation, Achievement, Enlightenment」,看看我们是在利用自己的能量为自己服务,还是一直陷入在激动的疲惫中。

正文

所有伟大的成功者和天才似乎都有一些类似的共同点。他们能够利用自己的能量为他们服务,而不是反对他们。 一个人精力充沛的状态,基本上可以归结为四个主要状态:热情的兴奋,深度的放松,激动的疲惫,以及深度的紧张。

创造力和 “避免倦怠 “的命脉来自于热情的兴奋和深度放松之间的自然起伏。当我第一次意识到这种主要的能量状态时,就想起Naval关于有效的高成就者在挣扎和放松的状态之间摇摆的类似想法。深度工作与深度放松形成对比,有助于否定做真正深度工作时的精神消耗。在我看来,这种适当的能量调节有助于长期维持天才的品质,而不会使天才陷入太常见的长期疯狂的陷阱中。

然而,根据对我自己和其他人的观察,我们大多数人清醒的时候是在精力循环的深度紧张和烦躁疲惫阶段中度过的。看看有多少人在无意识地刷各种数字平台,以维持他们的多巴胺底线。上述活动是激动的,或精力充沛的疲劳的本质。这种情况下个人没有足够的热情和注意力去做任何深层次的工作,同时也不能消除刺激以进入深度放松状态。

大多数人在整个人生中都会保持一种激动的疲惫状态。当我回顾自己的生活时,我清楚地知道,我的大部分时间都是在精力充沛但又疲惫的状态下度过的。人们之所以能长期保持这样的生存模式,是因为自己内心深处的紧张能量状态,他们不愿意 “松下发条”。

仅仅由于是在一个体面的压抑社会中成长起来的人,大多数人不得不长时间地制服他们的许多自然暗示。想想那些在学校的小男孩,他们有精力四处奔跑和玩耍,但他们被告知必须坐在课桌前,注意听讲。未能表达热情兴奋的能量,导致人类有机体的整个结构内不断积累紧张。再加上大多数人没有被教导或根本没有一个稳定的慰藉场所来使自己深度放松,这意味着上述被压抑的紧张感会不断地积累。紧张感被压抑得越多,人们就会采取各种活动来试图避免面对紧张感……不幸的是,这些避免活动往往会加剧潜在的紧张。激动的疲劳状态可能会帮助一个人暂时降低他们对自己紧张的感知,但从长远来看,它肯定会增加紧张。我甚至会把大多数调解和正念活动归入激动性疲劳的范畴。很多人都在外面打坐,但没有多少人达到任何形式的开悟。他们的冥想除了是一种激动的疲劳之外,还能是什么?

虽然深度放松肯定是调解的一种形式……但不是所有的调解都是深度放松。这是因为对大多数人来说,冥想是一种漫长的精神活动,涉及一个人 “试图放松”。哦,我哦,我哦,我哦(冥想咒语?),我有多少次听到人们说出这个令人厌恶的短语,却没有意识到其中的内在矛盾性。如果你必须“尝试放松”,你将永远不会放松!!!。放松和消除深度紧张更接近于体育锻炼。 其目的是消除紧张,而不是通过强迫自己连续几个小时的莲花姿势来创造新的紧张。我开始我的冥想课程时,尽可能减少外界的刺激,确保没有人或事会打扰我。然后我直接躺在地板上,让我的头脑浏览我身体的不同部分,同时努力感受不同区域所包含的紧张程度。每个人都同意,按摩的感觉很好。人们为一个好的按摩支付了最高的价格。按摩可以减少肌肉紧张,但是,与按摩有关的重要问题是:为什么这种紧张首先会存在,为什么按摩不能永久地减少人的紧张程度?

这两个问题的答案是一样的。我们的习惯和永恒的行为创造并继续维持我们身体的紧张程度。实际上比这更深……人们不遗余力地坚持自己的紧张水平,因为他们的紧张模式实际上是他们认为自己是谁。从摇篮到坟墓,其他人类试图把你变成你是谁。

当你出生时,你的父母给了你一个名字,然后开始把你调教成你认为自己是谁。孩子们大多是通过强化学习来培养的。当孩子的行为与文化概念中的适当(文明)人的含义相一致时,孩子会得到奖励,而当孩子的行为不一致时,他们会受到惩罚。当然,这里的问题是,大多数驯化的文化倾向于将适当的行为等同于个人意志对更高的集体意志的默许。无意中不听话的孩子始终面对着暴君般的成年人,他们以 “因为我说了算 “为由,对孩子的个人意愿进行惩罚。这种形式的非理性惩罚积累了巨大的紧张外壳,随着时间的推移,这些紧张与我们的自我概念深深交织在一起,最终形成并成为我们的个性。研究甚至表明,大多数人的个性在7岁时就已经固定下来了。”个性实际上只是随着时间推移的肌肉紧张 “的想法对大多数人来说是一个非常可怕的想法,因此,当开始面对一些紧张障碍时,他们会完全停止这个过程,因为 “他们害怕失去自己”。啊,但真正的大师们知道,这只是失去了「自己的概念」而已。在所有由于肌肉紧张外壳而保持的对自己的错误概念背后,是一个巨大的生命能量来源。一旦虚假人格的肌肉张力被蒸发,一个人实际上有机会开始建立自己的真实人格,其基础是他们的自然天赋,而这些天赋很可能被文化刷抹平了。

当我想到甩掉自己的紧张感或 “解脱自己 “的过程时,我想到了关于启蒙的经典神话。首先是承认人类已经面临某种程度的深渊。必须有某种必要的推动力,使人认识到他们的自我(人格……卡尔·荣格 (Carl Jung)的人格概念)本质上是一个地狱般的谎言。如果这一步没有发生,甚至就没有必要开始走向光明的旅程。一旦这个人得出结论,他们不是他们认为的那个人,或者生活不是他们认为的那个样子,这个过程的下一步就可以开始了,这个过程的恰当比喻是灵魂的黑夜。在这个可怕的游戏阶段,许多人想回到 “旧我”,也就是在他们遇到某种危机,使他们首先失去 “旧我 “之前的样子。避免许多不必要的痛苦和折磨的关键是意识到旧的自我将永远无法被找回。一个人必须经历黑夜,如果你愿意的话,就是地狱,烧掉他们所有的虚假幻想,找到他们的真实意愿。

大多数西方心理学的问题是,当人们开始经历灵魂的黑夜时,心理学家被训练成帮助他们 “恢复正常 “和 “回到原来的自我”,这正好与他们的需求相反。在这一旅程中,人们需要尽可能多地舍弃自己,直到唯一剩下的东西是无法舍弃的东西。舍弃自己的问题是,这种感觉非常类似于发疯,因为自我渴望回到它认为的正常状态,即虚假的自己。需要记住的是,自我的本体已经疯了。记住对精神错乱来说,理智似乎就是精神错乱。疯癫这个词很容易被替换成 “缺乏控制”。经历黑夜的过程不是简单的理性过程……神话中处理这个想法比直接的经验分析更充分是有原因的。试图合理化和解释这个过程,以及试图贪图结果,只会阻碍这个过程。对于如何度过黑夜,我所能提供的最好办法是极度信任……信任将毛毛虫变成蝴蝶的力量。如果一个人能够成功地度过黑夜,那么他们达到某种程度的启蒙的可能性就很高,并且会发现自己在所有伟大的神秘主义者和天才的领域里跳舞。现在,适当的能量调节是所有伟大成就的关键,这不是很疯狂吗?

记住,要想成为名人,你必须丢掉对自己是谁的错误概念,为自己打造属于自己的 “名人”。

(完)

原文链接:https://www.ambiguouscompany.com/single-post/energy-regulation-achievement-enlightenment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