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意识的意识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May 16, 2021 · 1 min read
意识的意识

今天读了一节Julian Jaynes所著《二分心智的崩塌:人类意识的起源》,这本书是天才编剧乔纳森·诺兰* 大多数作品的理论基础。我一开始读的时候只是出于对:什么是自我意识?的好奇(想必大多数看过美剧疑犯追踪POI或西部世界的朋友也会有的疑问,是什么让机器宝宝/机器人有了近乎人类的意识?与人类意识的边界在哪里?blabla,然后

这和我们有什么关系?

有趣的是,读的过程中,我却不知觉的带入自己的经历(而非剧情),得到了其他感悟。是的,我又开始联系:Roamreserch这个第二大脑和Julian所讨论的自我意识的关系。

*乔纳森·诺兰:美剧西部世界、POI疑犯追踪、电影星际穿越编剧

第一节「the Consciousness of Consciousness」读书笔记

首先铺垫一些读书笔记,这一节没有讨论意识是什么,而是讲了一些人们对意识的误解(misconception)。

conscious is not necessary for experience 意识对经历来说并不必要

Mind is a tabula rasa. ——17th century John Locke

白板(tabula rasa)是一个认知论主题。其认为人的个体生来没有内在或与生俱来的心智,即是一块白板,所有的知识都是逐渐从他们的感官和经验而来。

有些人认为,意识的主要功能是储存经验,像相机可以帮你备份/copy,以供之后复盘。

recognition和recall的区别是:你不用记住(recall)一些事情,也能轻易的发现它的变化。比如:你屋里的门是向内还是向外开?交通灯最上面灯是什么颜色?你哪根手指最长?如果不回头看,描述一下你背后那面墙上的东西?我们很少去记忆这些,你能记住的(recall)只是你实际知识的很小的一部分。

What you can consciously recall is a thimbleful to the huge ocean of your actual knowledge.

有意识的记忆不像人们常常认为的那样,是对感觉画面的储存。意识内省时,检索的不是图,而是你之前“记住”的东西,然后重组这些元素成更合理的模式

Conscious memory is not a storing up of sensory imagines ,as is sometimes thought. Conscious retrospection is not the retrieval of images,but the retrieval of what you have been conscious of before, and reworking of these elements into rational or plausible pattern.

比如你想找一条记在纸质书里的笔记,但只有模糊的关键词概念。当进行记忆检索的时候,一直想复盘当时看到什么情景其实作用不大。但换个角度,从你记住的东西开始推演,反而会很快找到。

conscious is not necessary for concept 意识对概念来说并不必要

概念是对”行为一致/相似“事物的归类。

直觉能力(aptic structure)*导致行为,根概念(root concepts)先于经验。

Concepts are simply classes of behaviorally equivalent things Root concepts are prior to experience. They are foundamental to the aptic structures that allows behavior to occur.

*附注:”Aptic structure 是能力的神经学基础,由先天进化的Aptic范式加上发展中的经验结果组成。这个术语……是为了取代直觉(instincts)等表达不准确的词汇。它们是大脑的组织,部分是先天塑成,使有机体在某些条件下有可能以某种方式行事”。

conscious is not necessary for learning 意识对学习来说并不必要

3 types of learnings 3种形式的学习

signals 信号

在信号式学习的过程中,意识却成了阻碍学习能力的因素。比如,你在一个正充满着赏心悦目音乐(绘画)的餐厅吃晚餐,你觉得晚餐无比好吃。此时,音乐(绘画)成为一种快乐的信号,并融合成为你的判断,你也是在学习。但是,如果提前告诉你这两者之间“有联系”,这种学习能力会神奇的消失。

skills 技能

在学习技能的过程中,意识也不是必要的。或者说,学习是有机的过程,而不是刻意而为。意识只是带你完成任务,给你看你要达到的目标是什么。

Learning is organic rather than conscious,consciousness takes you to the task, giving you the goal to be reached.

举个例子,对于一些复杂技能:打字、射击

纠正一直错拼“the”–“hte”的最好方法是:有意识的重复练习错拼“hte”。

教练训练运动员的时候,会提醒他们不要“想”自己在干嘛。在射击运动中尤为如此,不要“思考”自己得用多大劲儿拉弓、如何试图射中圆心,而是尝试进入一种放空状态,让弓自己勾勒出弧度,让箭自然从指间挣脱出发,即是对的时间

The Zen exercise of learning the archery is explicit on this, advising the archer not to think of himself as drawing the bow and releasing the arrow, but releasing himself

solutions 解决问题

意识对于确定问题(problem)有帮助,但也非必要。比如很多时候,人们达成了目标却说不清楚这事儿具体是怎么促成的。(很多成功者,都不得不事后刻意总结自己的成功经验)

Conscious plays a considerable role in setting up the problem but it is not necessary.

另一个例子是:你与他人对话的时候。

比如,你要让坐在你对面的人不停的说某类词语,他每说一个你就记录一下。你在记录的过程中不时地称赞对方“没错!”“哈,这个好”,或以积极的语气或面部表情重复他刚刚说出的词,你会发现,他能说出更多的词。

与他人对话的过程不仅是一个接受/交换信息的过程,更是一个(找对手)“训练自己”的过程。这个过程无意识的助你达到目的,或未来某个时刻达到目的。

所以,“过去有意识的经历(信号、技能、解决问题)构成了学习的基础”明显站不住脚。但我们可以说,有可能的是:

人的学习是无意识的,但人同样可以学习并解决问题。

We can at least conclude that it is possible to conceive of human beings who are not conscious and yet can learn and solve problems.

我们现在来联系Roam

我之前在和[[struggle with me]]的播客里说:roam对我来说就像是行动的触发器,在写的那一刻就决定了行动的开始。但是,我说不清是为什么。

我们用一张图来还原一下上面的理论,然后看一下roam可能在哪里出现。

一张稍微顺眼点的图…

我们前面提到了aptic structure (暂时译为:直觉能力)。书写(writing) 的过程产生概念(concept),概念经过某种加工和发酵形成根概念(root concept),根概念是aptic structure的重要组成部分,aptic structure生成判断,引发行为。

最终可能达到的一种状态是:做一件事,虽然说不清有什么目的,但是我知道要做。或者说,你在无意识的优化这种直觉能力:在不同情形下能快速选择采用什么样的行为(行动)。这个判断可能不是最好的,但会逐渐成为条件最优的(疑犯追踪POI SE0411 中机器利用有限的时间,经过833,333次模拟计算出的条件最优解,但还是会牺牲一个人)。

疑犯追踪POI SE0411

第二个我觉得很有趣的是:关于organic learning。我发现自己在roam中写的大部分笔记都并非有意去写,而是自然去写。很多人会对此十分克制(或保持简洁?),我也很羡慕那些能定期去整理的人。但我觉得,这不是大脑的工作方式,如果roam真是第二大脑的话,无意识的写似乎更顺应它的生长。(虽然我们现在还完全达不到无意识)

就像前面sensory imagines中讨论的。roam并不能让我在一想找到某一个笔记时就能完美复盘当时的记忆,而仅是在写下的时刻加深记忆,当事后需要意识检索的时候,能够进行推演、定位、关联。

这种记忆加深不是训练我们去参加“最强大脑”,而是达到一种状态:能判断什么与什么之间是有关联的;哪些关联是更重要的,或终将是重要的。然后通过行为连接它们,不断的链接下去。

读了这一节之后引发了更多的问题,比如

•aptic structure里面包括什么?

•root concepts如何形成?

•自我意识在哪一个环节形成?

读了一节就给我累趴下了哈哈,之后再更新吧。。周末愉快😊 !

Reference

[1] Julian Jaynes《二分心智的崩塌:人类意识的起源》

[2] Aptic Structureshttps://nyuanshin.livejournal.com/114719.html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