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我的邻居叫中本聪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Mar 23, 2021 · 1 min read
我的邻居叫中本聪

以下根据昨晚的梦境添油加醋,纯属虚构,还间歇断片儿。图片只是为了推进剧情,无实际意义,Have Fun。

我的邻居叫中本聪。

我爸妈留下的破房子,之前收留他让他免费住,我对他的身世一无所知,也不感兴趣,只知道他做了一种电子货币,他送给我一些说就当作这么多年的房租了。我说这玩意儿能换啥,别欺负我没文化(我的人设是不上学,特单纯,不看新闻),你没钱也不能用这玩意儿打发我,咱俩谁跟谁,我还惦记你那几个钱。他说大阁你不是爱吃披萨吗,这玩意儿能换pizza,你按一个钮,就有人给你送披萨。

(中本聪特地为我写了一个比特币兑换pizza的程序,听说这家店的老板为了纪念当年10000个比特币换俩pizza的壮举,一鼓作气开了一家店——叫「不后悔饼店」,成了连锁披萨大亨)

电视传来一系列咋咋唬唬的新闻:比特币经历10余年,从一毛不值到突破$60,000,xxx机构即将入场/xxx宣布入场,xxx资金即将入场….一系列的价格信号(各种电视报道,媒体头条,电视塔吊,主要国家央行的态度转变)

突然,我家电视机上方的老爷钟皮阿吉掉了下来

皮阿吉

画面外一个声音传来:比特币归零了。

转到另一幕

世界开始发生变化。

机构们笨蛋保险的1%——几千万灰飞烟灭。

Chamath曾说:比特币是完美的笨蛋保险

“评论家们”迅速包围了之前比特币鼓吹者们的社交媒体账号,“亮话分析师willy先生,你对这突如其来一切的看法是…?” 屏幕前的willy上一秒刚咬了一口黄油曲奇小饼,手里的黑咖啡已无法压惊了。另一位颇具名气PlanB的推特留言已被围的水泄不通,”此前你用S2F模型预测比特币不久达到55,000美元,有预料到他什么时候归零吗?”,tw followers的数字短短几分钟从 288k 归 0…

伊隆·马期克的头像登上了几乎快要倒闭的传统杂志封面,被贴上spammer的封条,送上火星的人让他们等会吧,暂时送不回来了…

电视机里传来记者说话:世界各地,人们正在发起维权,显然他们无处发泄愤怒,但是他们就是想发泄愤怒…

换一个台,ZNN新闻演播室里气氛好像过年,虽然听不清这些带着白色领带的Banker们在说什么,但自2008年以来从未见过他们神情如此激动、手舞足蹈,电视下方字幕写着:

RIP 2009—2021.

画面切回我家

我俩的命运,也在那天早上发生了翻天覆地的变化…

哦,其实,也没啥变化。

就是——没饼吃了。(因为手里全是BTC,按按钮也不管事儿了)

于是,中本聪需要隐姓卖命,于是他去了刚刚改名为「后不后悔饼店」(原名:不后悔饼店)pizza店打工赚法币,让我俩依然能吃上饼。我需要用知识改变命运,去了刚刚成立的撒坨屎学院。

中本聪打工场景

梦里不清晰,断片儿。

我的上学场景

画面切换到一个敞开大门的养🐔 场:撒坨屎学院成立。

撒坨屎学院成立的目的是,人们要学习中本聪留下的东西,以找到这个“欺骗全世界”的渣渣,虽然我知道他就在我身边,但是我要保密。

教育改革了,我们的数学教材换成了一本标题为「比特币—一种点对点的电子支付骗局」的白皮儿的书,老师反复强调:还不好好学习,将来和中本聪这样的人一样没出息,就知道骗人,太恶劣了。翻到288页,今天我们就来看看这历史经典反面教材(咋上礼拜发生的事,今儿就变成了历史经典了呢)。

考试的主题变成了:论比特币失败的经验教训;论文研究主题变成:历史大醉人中本聪身份研究。

今年的诺贝儿和平奖也迅速揭晓,毫无悬念奖颁给了:美国央行行长噎仁、股神拉菲特等一票反对比特币的人。

随着学习,让我对中本聪了解的更多了些,他甚至越来越像一个“恶人”。但我依然选择为其隐瞒身份。

天台戏

下班回家,中本聪兴奋地和我说今天后厨研制了香肠奶酪蘑菇芝麻菜pizza,我偷偷拿回来给你尝尝。我没什么食欲,问中本聪,他们说的大恶人是你吗?那个坏到伤害了每一个人的人。我不知道他们说的对不对,但我知道你会给我买pizza,你从来没有伤害过我。

他愣了2秒,以标准韩剧男主的姿势抿嘴低头笑了笑,说:大阁,我是谁啊,我怎么能改变整个世界呢?没有人能真正改变世界,(对世界、宇宙来说)我们都太小太小了,小到只有彼此,就像你说的,我就是一个简单的、可以给你买pizza的人。

我做这个东西(比特币),就是希望在一个人困难的时候,都会有一个人来给他买一个pizza。

“口亨,我才不相信你的鬼话。”我咬了一大口芝麻菜蘑菇,我天真好吃。

最终(梦的进展真是快啊)

尽管他努力的隐藏、我努力的帮他隐瞒身份,那一天还是来了。当所有的证据都指向了我家,人们拿着菜刀、胡萝卜、各种舞器,冲破最后一道门。我俩被挤到墙角,我手里还拿着切pizza的小刀,为了保护中本聪,我鼓起勇气大吼一声:你你你们,猜猜谁是中本聪!guess who is satoshi!人们愣了2秒,然后一把把我扒拉开,“去去去别添乱”。

接着,戏剧的一幕出现了…

他们抓住中本聪的衣领:您就是中本聪吧,哎久仰大名,今儿终于见到真人了!我们找到中本聪了!!!你走开让我摸一下真人,哎后边儿的你别挤… 这些人居然像粉丝一样:我是你的白皮书的译者,给我们讲讲51%攻击吧…,整个破屋子瞬间沉浸在一片欢乐的海洋。最终每个人都在帮中本聪掩饰身份。

然后我笑醒,回到现实。

梦的现实是,中本聪被带走了。

空荡荡的屋子只剩下我瘫坐在角落里,我定了定神儿,发现不远处摔碎的姥爷钟,时针和分针定在20:16。我起身打开电脑,注册了一个tw账号「satoshi🎭 」,似乎我想用它来做些什么,毕竟,这段时间学的东西不能白学。

此时镜头缓缓拉远,无数个小格子里的人在做和我一样的动作,于是tw出现了一个个的匿名的带着面具🎭 的“中本聪”。

guess who is satoshi

画面重新移回我的房间。老爷钟皮阿吉掉落的地方,只剩下些许玻璃碎片,钟表却不见了踪影。画面外有人诵出了Robert Frost那首《Acquainted with the Night》

One luminary clock against the sky

Proclaimed the time was neither wrong nor right.**

—Robert Frost《Acquainted with the Night》1928

一轮漾着清晖的时钟高悬于空

宣告时间没有对错。 —罗伯特·弗罗斯特《我与夜晚熟稔》1928

黑幕(few seconds later)

画面进入一个阳光甚好的早晨,最近因创意不足而郁郁的作家正要出门,一开门遇到送外卖的小哥

“你好,你的邻居为你点了一个pizza,请签收”。

作家看了一眼发件人,脸上露出了笑容,正打算转身进屋。外卖小哥叫住他:

哎哎哎,没付钱呢,他点的到付,

200 比特币!

(完了吗)

欢迎有更深脑洞的朋友们一起延展此故事,in every possible way;)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