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寻找可以低成本乘坐的天空电梯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Feb 18, 2021 · 1 min read
寻找可以低成本乘坐的天空电梯

我们在做一件没有确定性结果的事情时(几乎99%的事),天然的想得到他人的帮助或各种形式的认可,然而这些东西是可遇而不可求的。反脆弱就是帮助你打消这个念头,在无助时自助。而反脆弱的武器就是

“options”

之前推荐过的《optionality》那本书,Richard写书的时候其实是受到taleb的很多启发。最近在郭老师安利下读《反脆弱Antifragile》,直接跳到老爷子对option(可选项)的这部分的讨论。

可以先看这篇:打开你的可选项(optionality)

Option的特点

option不是“义务”,而是权利(可选也可以不选)。

离散偏好:无需在意一般结果(average outcome),甚至是downside结果都不重要,只需要关注好的方面(favorable account),并善于发现和放大一些事情的积极方面。先多制造结果(“results”),事后分析和放大这种影响,而不是事先去多想。

就像作者、艺术家、哲学家无需在意黑子;而应该更关心那一小撮儿无条件的真爱粉。

未知,option越有价值

我们更需要的不是智慧(intelligence)、知识(knowledge)、见解(insights)、技能(skills)等这些复杂的意思含糊不清的词儿,而是可选项(optionality)。如果你觉着自己没有(或很难有)前面那些好词儿的属性,就可以通过建造可选项来“替代”。它是每一个好词儿的万能替代品

图片神奇的秤

任何的试错(trial and error) 都是在建造option——肥尾分布

  • convex tinkering (凸性)
  • low-cost mistakes, maximum losses (可控的试错成本)
  • large potential payoff (天空上限)

    pays little to get a huge potential 寻找可以低成本乘坐的天空电梯

图片

jessie’s takeaway

于是,我早晨在想,我的options有啥。

每次胖车库在立一个新的项目时,在和他人发生关系时。我都要在心里做一个最低的预期:比如,让别人失望了咋办?然后得出结论:

“失望就请个奶茶继续友谊吧”(没错这就是杰西麻烦别人时的心路历程)

哈哈不自黑,但就是想说,做事儿的「后果downside」没啥大不了的。如果一件事情的cost很低,但是这些事情“做”出来之后,仍然会「受益于」时间和波动性(就是它不会随着时间而变质),那我就会去做。比如和mask以及harmony的合作,包括push周围的好朋友写文章在这里发布,我没有办法承诺胖车库一定会让他们原地爆火、爆款或上春晚…在催xuan哥稿的时候我说,写作这东西就是让我们放下包袱的,权当做一个reflection(自我回顾),写出来首先自己喜欢,有人来共振就当是惊喜了。同理,

2.12有第一位小伙伴来发了一个保险数据

图片

bluesky去中心化协作翻译(5个素未谋面的伙伴,完成一篇60多页的翻译) harmony的defi101科普系列,老妈也能看懂

虽然我总是这样说,但我知道:这些事情就没有「上限」,这些尝试、这些文字背后的有趣的思想,随着时间非但不变质,反而会越来越有价值。因为我自己本身就是受益者,从写胖车库到现在,遇到了太多有意思的人,给了我各种启发。这个「车库」就是我自己的options hub。如果我没有这些文字、视频,我可能还像机器人似的介绍自己从哪哪毕业、为谁谁谁打工、有啥啥啥title,做过xxx¥的什么deal,而不是轻松的说:我就是一写公众号的,有(jing)时(chang)会胡说八道…然后丢一大堆文章过去。

比起哈佛牛津北大院儿的博士后谁来着,马冬梅这名字反正打死我也忘不了

life is long gamma——life is benefited from non-linear optionalities.

于是,我开始把更多时间寻找「option」和试验想法,寻找可以低成本乘坐的天空电梯。

我发现,Option并不是一件刻意的事情,就是accept what we have on our hands and simply identify its limited downside and huge potential。不是说我定一个目标,要找到多少多少option,或者我就是要做research方面的option。这里面有一个非常重要的概念:unintentional。Taleb在THE SOVIET-HARVARD DEPARTMENT OF ORNITHOLOGY那一章说:作为一个后象牙塔「知识分子」,你是不是总有一些还没搞明白就开干的事儿?

“这种事儿要多干“

it is a way of doing things that we cannot really express in clear and direct language–it is somethings called apophatic–but that we do nevertheless,and do well.

所以我会在胖车库发起可多半成品项目(这可能是在为未完成的项目找借口;),然后逐步完成。老弟说这和我之前人设不太相符,以前考年级第二也不想让别人知道,现在咋屁大点事儿就到处广播呢?以前总觉着得干一票大的,然后低调地凡尔赛自己成绩多爽,最后…

从未干成过大的。

所以还是算了,时常给自己点小快乐真挺好。

最后

好了扯淡结束,总结一下,当我发现自己无法(也不想成为)聪明绝顶、知识渊博、技能超群、见解非凡的人,那就做一个随着时间不咋变质、可以更多人请喝奶茶,有一小撮儿无条件真爱粉(我猜)的糊里糊涂搞事儿的人。

下一个option会是什么呢?

(OS:搞什么,上一个还没完成呢!溜…)

reference

以上讨论内容参见Taleb反脆弱一书:P391-436。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