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星际穿越的另一种方式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Dec 15, 2021 · 1 min read
星际穿越的另一种方式

比特儿开的抽屉?

最近有几件事:

我听了naval好几集讨论「the begining of infinity」的播客;重看了星际穿越(interstellar);我的抽屉总是被莫名其妙的被拉开,比特儿🐱这个犯人总是一脸无辜。

无辜的比特儿

我在走路的时候,就开始想,这几件事之间的联系。

* naval:高维生物不需要我们的资源,交换idea&knowledge
* interstellar:“them” is us(3次)
* 和区块链这个世界的关系:NFT作为交换idea的媒介

naval说高维生物并不需要我们的资源,他需要的是idea和knowledge;那与此同时,高维生物的行为也是交换思想。

任何足够聪明的物种都知道,离开其母星的限制性因素是思想。因此,他们应该从他们遇到的任何其他物种那里最想要的东西是新的想法。而他们应该进行的交易就是思想的交易… 我们正处于无限的开始。我们没有耗尽资源。

每个人都在创造思想。聪明的外星文明交易思想,成功的人类文明交易思想。因为这些想法把以前没有用的东西变成了资源。 interstellar中,Cooper进入到五维时空,机器人TARS说是这是高维生物创设的三维时空帮助我们理解并传递信息,是他们救了我们,Cooper说 not them, we save us。我们自己就是错位时空中的“高维生物”。因为后面还会提到很多细节,所以放一段片段。

以上信息在我脑中的反应是与区块链世界的联系:比如NFT的所有权交换(易)、DAO形态的出现等。

下面我们具体的聊一聊。

交换思想

围绕“交换想法”建立一座城市#DAO#Roam**#NFTs

我觉得应该花更多的时间理解现在发生的事情,理解什么可能是必然的和什么在这幅图景里拿放大镜都看不到,而不是急忙去定义“新的事情”。没啥东西是新的。

还有就是找到重要的问题,这幅图景中的基建其实都是围绕着重要问题来的。比如一个重要问题就是“交换思想(exchange ideas/knowledge)”。那围绕这个重要问题,现在正在发生什么:

•为啥交换——解决问题(定义需要解决的问题有哪些?—DAOs arising其实就是集众之力)

•怎么交换——两个趋势(NFT phenomenon 让ideas变稀缺;roamresearch呈现出架构复杂问题的能力–基本单元block或page) 

根据我的有限视角,我能想象的场景是这样的:就比如以某种方式(roam)定义和架构出一个正在 需要解决的复杂问题,然后比如用某种标准(ENS)去register这个“问题”形成一个DAO,然后进来交换idea/knowledge的人会有一个proof/membership就是NFT。

我觉得现在还没有激发一些围绕“挑战性的人类现实问题”的DAO的建立——比如全球气候变暖、火星或星际探索、合成生物研究、进化研究(比如解决衰老问题)这种看似遥不可及但息息相关的事情(are you human?_)。这些其实不只是商业问题–马斯克、贝佐斯和许多企业和企业家的事情,它为什么就不能是一个非常广泛的大众研究项目呢?

我觉着DAO对我来说的美妙之处是,它改变的是一种世界的运行规则:将全球一小撮精英去解决的问题,发展成一个动员全球任何愿意为之贡献的人都可以参与的「事件」。俗语说高手在民间,并不是每个人都需要有哈佛清华的学历才能为某个“人类问题“添砖加瓦,如果你有某方面的knowledge你就可以去贡献,并得到proof,然后循环。

那些看似非常宏大并且和你毫不想干的问题,其实总有“某一部分”是相关的。比如全球气候变暖,危及人类生存。一看这个问题太大太复杂了,但是他的其中一部分可能是——鸟类研究。哈!假设你正是鸟类爱好者(我本人),那你就可以参与这部分,也就是间接的参与了一个全球问题的解决过程;再比如非常私人的基因组信息,如果在能确保隐私的情况下,你仅提供这部分数据就可以得到proof呢?

那如果按照以上描述的这幅图景,就是围绕“交换想法”建立一座城市。这三种东西在这幅图景里面的职能,DAO就是大楼(建筑)、围绕复杂问题的知识图谱就是建筑的骨架,NFT就是媒介—水、电、网络这样的资源媒介,让城市活起来。

总结一下,我觉得现在的关系就是:

•DAO的核心就是 复杂问题 (我觉得DAO目前在定义需要解决的问题方面,还没有杀手案例。)

•复杂问题架构的方式 需要知识图谱来呈现 (roam仍然需要探索知识的呈现方式,去架构那个复杂问题。)

•NFT是那个idea exchange的媒介,搞活的资源

waterfall.drawing by M. C. Escher (Dutch)

大脑是那个多维宇宙

#Cortex–能反应现实的操作系统

naval在播客里说,GPT3那个软件为啥超越不了人,因为人有解释的基础模型–大脑Cortex。

人们经常谈论GPT-3,OpenAI推出的文本匹配引擎,这是一个非常令人印象深刻的软件。他们说,”嘿,我可以用GPT-3来生成牛逼的推文。” 这是因为,首先,作为一个人,你要从它生成的所有垃圾中选择好的推文。第二,它正在使用抄袭和同义词匹配等的一些组合,以想出听起来合理的东西。看到它生成的东西实际上没有任何意义的最简单方法是问它一个后续问题。

拿出一个GPT-3生成的输出,问它:”为什么是这样?” 或者在此基础上进行预测,看着它完全崩溃,因为它没有解释的基础(underlying explanation)。这就是鹦鹉学舌,是出色的贝叶斯推理。它从它已经看到的由人类在网络上产生的东西进行推断,但它没有一个用来反应现实的模型(大脑模型)–可以用看不见的东西来解释看见的东西。我认为这很关键。 知识或思想是人在思考(pure thinking)的过程中产生的,这是人的大脑的特有功能,大脑是the bulk(高维空间),星际穿越的第二种方式就是:

in the process of exploring the brain by pure thinking in reality.

那提到这个,很容易想到马斯克的neurolink(哈哈,马斯克的spaceX和neurolink这样看来都是为了一个目的)。但我还是觉得,思想是在 反应现实的pure thinking过程中产生的,技术能在理解思想(大脑)方面还是有限的,就像我觉得AI很难去beat人就是因为这个cortex太复杂了。如果neurolink 的主要作用是记忆面包的话,那我感觉还是roam research更牛逼一点。

每个时间上都有一个Cooper去推书架,对应不同的历史时期

interstellar中Murph是那个「被选中的人」,她在小时候看到书籍从书架上莫名掉落,就能够想到摩尔斯电码,并译出信息「stay」。我们想的好玩一点,或许每一个生活中出现的“咦?”现象都是一段错位时空的信息,而大脑cortex就是破译信息的关键。当然Murph小时候虽然可以译出一段信息,但是她并不能“李姐”,随着她理解越多的底层东西,才能知道当年那个「stay」是怎么来的。

Cooper in a three-dimenional face of the tesseract

再多说一点有趣的,关于星际穿越中的”tesseract”——四维空间立方体,是一个和the bulk相同空间维度的立方体,因此它可以在the bulk里穿梭。tesseract一共有8个面(face),每一面都是一个三维立方体,Cooper当时落入的是tesseract的其中一个面,因为Cooper是三维生物,所以他可以在这个面停留。

the tesseract ascends from singularity into the bulk. Being an object with the same number of space dimensions as the bulk(four), it happily inhabits the bulk.And it transport three-dimensional Cooper, lodged in its three-dimensional face,through the bulk. 我们能明白的是,太阳的赤道面是一个二维表面,在三维体中向下弯曲。那若升个维度,宇宙空间(三维)是如何在高维被扭曲(bend down)的呢?

our universe has three space dimensions (east-west,north-south,up-down),and we think of it as a three-dimensional membrane or brane for short that is warped in a higher-dimensional bulk. 我们的宇宙有三个空间维度(东西、南北、上下),我们可以认为它是一个三维膜,或简称为 “brane”,在高维体(超过三维)中被扭曲。

brane and the bulk 如果大脑中遵循相似的时空扭曲规则,或者说就如同电影里Murph恍然大悟那一幕:it’s not ghost (who sent the message), it is gravity 引力传递信息。那我们或许能够理解现在发生的一些事情是否是某种「信息传递」?我们是否正在构造那个tesseract?

Our brane’s time can look like just another physical dimension. Our brane’s past looks like a canyon that Cooper can climb into [by traveling down the tesseract’s diagonal channel], and our brane’s future looks like a mountain that Cooper can climb up[by traveling up the tesseract‘s diagonal channel. ——Dr. Brand 我的物理知识极为有限,对脑(科学)无限痴迷,但我喜欢理解一些基本概念,然后联系remix到我关注的东西上面。想这些事情之间的联系是真的非常有趣,也许我们生活中的很多时刻都是「一段信息」。当你认识到时空问题、并联系到现在正在发生的一切的时候,或许就意识到有“人”在帮你了。所以,不妨关注一下从书架上莫名其妙掉下来的书、天空貌似随机坠落的鸟屎,一个喜爱胡说八道的公众号,没准儿哪天就能译出些什么。

很可能,我是错怪比特儿了;)

reference

1.The science of interstellar by kip thorne

2.Naval’s podcast about David Deutsch book “the begining of infinity”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