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我们怎样去了解没有办法预测的未来?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Apr 27, 2021 · 1 min read
我们怎样去了解没有办法预测的未来?

一个迷人的问题是:我们怎样去了解我们没有办法预测的未来?你有没有某个时刻会好奇,比如像黑洞这种无法接触,只能靠想象的东西。科学家是如何“想”出来的?

如果我们所有的理论都来源于自身,是我们头脑中的猜测,并且只能通过经验来亲自检验,它们怎么可能包含如此广泛而准确的知识,描述我们从未经历过的现实?

对于人的肉眼来说,太阳系以外的宇宙,就是成千上万个在夜空中闪闪发亮的小光点,以及银河那飘渺的痕。但如果你问天文学家,他们会谈起恒星:直径达数百万千米,据我们光年之遥,由炽热气体组成的球体。

实际上,这些体验是我们的大脑对眼睛送来的电脉冲的反应。眼睛只能觉察到当时它们能接收到的光,这些光是从很远的地方,在很久以前发出的,除了发光之外还发生了很多别的事,但我们无法用眼睛看到,只能通过理论的猜想。

启蒙运动

虽然“启蒙运动”一词被历史学家和哲学家用来表示各种不同的趋势,有些还对立的厉害,但有一点是大家的共识:这是一场反叛,是专门针对知识权威的反叛。

启蒙运动是人们寻求知识的革命:尽量不依赖权威

进步的关键在于学习如何拒绝权威,但是对权威的反叛本身并不能真正改变什么。历史上人们曾多次反叛权威,但很少产生出持久的好处,通常的结局只不过是新权威取代了老权威。要实现知识的持续快速增长,需要的是批评的传统。

互相矛盾的观点是进行所有理性思考和探索的理由

所有的已有实验都证明着「嬗变是不可能的」,矛盾的观点是:嬗变是可能的。

卢瑟福索迪大胆猜测,铀能自发嬗变成其他元素。然后,他们证明封闭容器中的铀能够产生镭元素,推翻了当时流行的理论,带来了科学进步。

他们之所以可以做到这一点,是因为先前的理论是可检验的:检验镭的存在。而认为所有物质都是由土气水火等元素组成的古老理论不可检验。

在比特币诞生之前,所有的实验都证明着:中心化的货币系统不可颠覆。

思考者继承和加速知识

所有的进步,不管是那时的还是现在的,都是因为有这样的人才能实现。但在大多数时间里,他们无法接触到批评的传统,而只有经过批评的传统,别人才能继承他们的思想,所以他们没有留下什么东西让我们去发现。在某些狭窄领域(如几何学)里,偶尔存在过寻求好解释的传统,甚至是短暂的批评传统——微型启蒙运动,但惨遭扼杀。不过整个思考者群体的价值观和思维方式突然发生巨大转变,导致知识创造得已持续并且加速,这样的转变在历史上只发生过一次。

寻求好解释

科学的诞生、以及更大的启蒙运动的诞生,使停滞、狭隘的观念系统终结。

寻求好解释是启蒙运动那个时代的精神,他们就是这样开始思考,这样开始做起来,而且是首次有系统的做起来,正是这一点使得个方面取得进步的速度发生了翻天覆地的改变。

启蒙运动的意义在于:让知识(好的解释)快速增长

一个脑洞:比特币和roam在促成新启蒙运动

虽然进步不一定有结束,但它必有开端:一个起因,或一个导致进步开始的事件,或一个使进步产生并蓬勃发展的必要条件。

比特币是反叛的旗帜

反抗权威、要进步不要创新,凸显人的价值。比特币作为开启这场启蒙运动的旗帜,仍然没有太多人想知道它是如何反叛的。

相关阅读:进步,后现代,抵制科技

roam提供了继承、批评的阵地

前天去小米拜访一位很尊敬的前辈,想不到前辈比我还要「roam重症」(我们戏称自己为“roam重症患者”),很少有机会能把roam聊到深入哲学。更坚定了一种模糊的信念:roam将会是什么样的存在,为什么第二大脑、人类知识图谱将是促进人类文明“进步”的发明,而远非产品“创新”。

进步是人类展现自身力量,超脱冰冷、黑暗、混乱。创新将宇宙看作风险量化,人即由承担风险来创造秩序。这种新思维模式来源于金融领域——任何努力都得套用风险计算的框架。——Peter Drucker

好,那具体在roam中如何体现呢?

概念和解释

要把天空中的光点解释成白热的、直径数百万千米的球体,必须先对这类球体有一个概念。接下来,就必须去解释它为什么这么小,看上去冷冰冰的,在绕着我们做着步调一致的运动,而不会掉下来。

陈老师摄于兴隆天文台

看见光点在我们的脑中书写了某种东西,但所写的并不是解释,仅仅是光点。解释是光点的联系与连接。

这里面提到了两个词:概念和解释。在roam中你可以想象成page和references。

思考者首先要把概念记下,然后才能进行下一步:寻找好的解释(references)并加速知识。

炼金术士们梦想把铁或铅之类的“贱金属”变成黄金,但他们连理论的门都没摸着,自然从未成功。但20世纪的科学家们做到了——这个过程可以由恒星完成,也可以由那些懂得星星为何发光的聪明人完成。

概念是解释的前一步

也是受到昨天谈话的启发,和我们善用block的思维不同,前辈主要使用roam中的page,每一个page力求做到他口中的“纯粹”。这让我开始思考page的作用,以及在打每一个[[]]时如何对待它。

就像博纳富瓦笔下的绝对事物。

无限性是绝对的因由,绝对性事物都有自己的空间与时间。

你说,这么多的「概念」,我怎么理解的完?David Deutsch在The fabric of reality一书中说:

你不需要懂很多事实(facts)去理解事物。但要去了解四种来自科学和科学之外的基本理论:量子理论、计算理论、自然选择进化论和认识论——也就是知识的理论。它们共同构成了世界观,你可以通过它来理解任何可以理解的东西。——《The fabric of reality》

为什么要去了解那未知呢?

让我们闭上眼睛想一下:你想知道吗?为什么想知道?

其实,这并不算是纯粹的好奇心,而是想要「进步」的心。

这一切的背后是一种理念,如此简单,如此美丽,以至于当我们在十年、一个世纪或一千年后领悟它时,我们望着彼此说,哪里还会有其他可能呢?

——约翰·阿奇博尔德·惠勒:《纽约科学院年报》,480(1986)

也许我们一生都无法看透世界、宇宙、生命的本质,但朝着那个方向的旅程,也许会更加激动人心吧。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