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如何不靠运气变得富有(十九)

Jessie LI Jessie LI Follow Sep 01, 2020 · 1 min read
如何不靠运气变得富有(十九)

前言

新的杠杆,是无需许可的杠杆。

Kevin Kelly说,要成为一个成功的创作者,你不需要数百万美元,数百万客户或数百万粉丝。同理,要想以手艺人、摄影师、音乐家、设计师、作者、动画师、应用创作者、企业家或发明家的身份谋生,你只需要1000个真正的粉丝。

To be a successful creator you don’t need millions. You don’t need millions of dollars or millions of customers, millions of clients or millions of fans. To make a living as a craftsperson, photographer, musician, designer, author, animator, app maker, entrepreneur, or inventor you need only thousands of true fans. –Kevin Kelly

有人在听你说话,你所写的,所做的,你的价值观可以影响到其他人,你的声音传递给更多的人并由他们继续向外围传播。在做胖车库的过程中我开始感受到越来越明显的网络效应,之前在使命篇我写到过想通过它实现的愿望(现在看看好像依然是这样)。

但我从不(想)做的一件事是:虽然我在公共面前写作,但我从不为了公众写作。因为我知道,我的声音/内心没办法迎合大多数,所以只能向公众展示自己所相信的东西。

写公众号、录制播客做视频,发推特,这些东西,都是无需权限的。你不需要任何人的许可就可以做这些事情,它们非常公平。Norman 在马来西亚的一座小岛上,通过Twitter和一只麦克风就能采访到世界各个地方擅长知识管理的有趣的人。上周我在接受Norman采访时,他已经在两个月内做了10期播客,采访对象不乏细胞学研究者、历史学博士、独立CTO、工具达人、UI设计师…在Twitter上迅速积累了700多个关注。

Norman制作的RoamFM播客

只要有好的想法、内容和执行力,新的杠杆可以帮你把工作事半功倍。

比如我在上一篇「物物交换」中提到了两个体现这种公平的代表。

Uniswap,一个用500行代码建立起的去中心化交易所,现在支撑了区块链DeFi世界数十亿资金的中坚力量;

Roam,一个几个人的小团队建造的第二大脑笔记工具,现在逐渐成为无数知识管理爱好者为之痴迷的产品。

新形式的杠杆让我们能够释放自己的想象力,当你不需要那么多人力,资本就可以做出改变世界(或者也不用改变世界,至少影响到一些人)的事情时,是不是可以开始行动了呢?

第二十二条:产品和媒体是新的杠杆

产品和媒体是新的筹码

在你睡觉的时候创建适合的软件和媒体。

Naval:新的杠杆没有边际复制成本。

这是在过去几百年才发明的。它是从印刷机开始的。广播媒体加速了它的发展,而现在,互联网和编程技术的出现,让它真正的飞速发展起来。

现在,你可以事半功倍,甚至不需要忙着找雇员,也不需要别人的钱。

这个播客就是一种杠杆的形式。很久以前,我必须坐在演讲厅里,亲自给你们每个人讲课。我也许会接触到几百人,就这样了。

40年前,30年前,我必须幸运地上电视,这是别人给你的杠杆。他们会扭曲信息。他们会把经济效益抽走,或者向我收费。与此同时,我还要心存感激。

今天,多亏了互联网,我可以买一个便宜的麦克风,把它连到笔记本电脑或iPad上,就可以触达无数世界各地的人。

产品和媒体杠杆是无权限的

Nivi: 你想谈谈许可与无许可的关系吗?

Naval:关于新的杠杆形式,最有趣的事情莫过于它的无需许可。

对于劳动杠杆,必须有人决定跟随你。对于资本杠杆来说,必须有人给你钱,给你投资让你做产品。

写代码、写书、录制播客、发推特、YouTubing,这些东西,都是无需权限的。你不需要任何人的许可就可以做这些事情,它们非常公平。

尽管人们可能会抨击Facebook和YouTube,但他们不会停止使用它,因为这种无权限的杠杆,每个人都可以成为广播员。

同样你可以抨击苹果,因为iPhone的生态系统略显封闭,但大家都在为它写应用APP。只要你能为它写应用,你就能发财或接触到用户,为什么不呢?

第二十三条:产品杠杆对大家来说是平等的

最好的产品往往意味着大家都能得到

产品杠杆是一个正和游戏

Naval:劳动和资本不那么平等的原因不仅体现在输入上,更体现在产出上。

假设我需要一些必须由人类提供的东西,比如如果我需要按摩或者我需要人来做饭,提供这种服务越是人性化,就越不平等。Jeff Bezos可能比我们大多数人有更好的假期,因为他有很多人力在四处奔波为他做他需要做的任何事情。

译者注:

1.正和游戏:在一项游戏中,赢家所得比输家所失多,或者只有赢家没有输家,结果为“双赢”或者“多赢”。零和游戏:在一项游戏中,赢家所得和输家所失 相等。

2.“杰夫”·贝索斯,生于美国新墨西哥州,美国互联网巨头亚马逊公司创始人及现任董事长兼CEO。

如果你观察代码和媒体的产品,Jeff Bezos并没有比我们看更好的电影和电视作品,甚至没有更好的计算经验。谷歌没有给他特别的谷歌账户让他享受更好地搜索服务。

代码和媒体输出的本质是每个人都可以访问同一个产品。这就变成了一个正和游戏,如果Jeff Bezos和其他一千个人一样消费同样的产品,那么这个产品将会比Jeff 自己单独消费的版本好。

身份商品只限于少数人

而对于其他产品,情况并非如此。如果你关注着像买劳力士这样的东西,那就不再是用来看时间了。这是一个信号商品,一切都是为了炫耀,“我有一个劳力士。”这是一个零和游戏。

如果世界上的每个人都戴着劳力士,大家都不想再戴劳力士了,这是因为劳力士失去了身份的象征意义。身份象征的效果被取消了。

富人在消费该产品方面确实有优势。他们只会把价格提高到只有他们才能拥有劳力士。这样穷人就不能使用劳力士,劳力士就恢复了他们的身份象征价值。

最好的产品往往是面对中产阶级的

比如看Netflix,使用Google,Facebook,YouTube,甚至是现代汽车。有钱人没有更好的车。他们只是有看起来更古怪的车。

你不能在大街上以兰博基尼的任何速度驾驶兰博基尼,所以它实际上是一辆更糟糕的车。这时它其实只是一个身份象征性的东西。也许你这喜欢最想要的是特斯拉Model 3或丰田花冠,这也是一个了不起的汽车。

一款新的丰田卡罗拉是一款非常不错的车,但由于它是主流,这项技术已经将生产成本分摊到了尽可能多的消费者身上。

最好的产品往往集中在中产阶级的中心,而不是针对上层阶级。

用产品创造财富会带来更多的道德财富

我认为,在现代社会中,我们不一定注意到的一件事是,杠杆的形式已经从以人为基础、以劳动为基础、以资本为基础,而越来越多地转化为以产品、代码和媒体为基础,从而使我们消费的大多数商品和服务在消费上变得更加平等。

就连食物都变成这样了。至少在第一世界,食物越来越便宜和丰富,以至于对我们不利。Jeff 不一定吃得更好。他只是在吃不同的食物,或者他吃的食物是经过精心准备的,所以这更像是表演中的人性元素。

但是,粮食生产中的劳动力要素已经大量减少,资本要素大幅下降。就连食品生产本身也变得更加以技术为导向,因此贫富之间的差距越来越小。

如果你关心财富创造中的道德规范,那么最好是利用代码和媒体作为杠杆来创造财富,因为这样每个人都可以平等地获得这些产品,而不是试图通过劳动或资本来创造财富。

你总是想使用「大多数人」使用的产品

我这里指的是规模经济。科技产品和媒体产品具有惊人的规模经济性,你总是想使用大多数人使用的产品。被大多数人使用的产品往往最终拥有最大的预算。添加另一个用户没有边际成本,因为这个产品的最大的预算,您可以获得最高的质量。

最好的电视节目实际上不会是那些只为少数富人制作的晦涩难懂的节目。他们将是大预算的,像权力的游戏、绝命毒师以及蒙上你的眼这些经典,制作时都有着庞大的预算。他们可以利用这些预算达到一定的质量水平。

有钱人,为了与众不同,他们必须飞到圣丹斯看纪录片。你和我不打算坐飞机去圣丹斯,因为那是无聊的有钱人炫耀的事。我们不去看纪录片,因为大多数纪录片实际上都不太好。

如果你今天很富有,为了一大堆东西,你把你的钱花在向别人表明你很富有上,然后你试着把它们变成你身份的象征,而不是为了自己的需要而实际消费商品。

Nivi:也就是说,人和资本作为杠杆的一种形式,具有负外部性,代码和产品具有正外部性。

资本和劳动力变得没有权限

我认为,资本和劳动力也开始变得越来越没有权限了,或者至少由于互联网的存在,权限已经扩散开来了。我们现在不是劳动,而是社区,这是一种扩散的劳动形式。例如,Mark Zuckerberg有10亿人通过Facebook为他工作。

现在我们不再向有钱人集资,而是用众筹。你可以为慈善机构、健康出现问题的群体或企业筹集数百万美元,所有的这些你都可以在网上完成。

资本和劳动力也变得越来越不需要权限,你不必一定要用四处奔波去借用别人的资金或者时间这种老套的方式来完成一件事情。

(本期完)

作者:	Naval Ravikant   封面插画师:emiliano-ponzi   翻译:明月  校对:Jessie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