news,

如何不靠运气变得富有(番外篇-天使投资)

Jessie LI (李格) Jessie LI (李格) Follow Aug 30, 2020 · 1 min read
如何不靠运气变得富有(番外篇-天使投资)

前言

Patri Friedman成立了一个叫Promonos Capital的基金,专门投资于治理方面的实验:新的城市州、城镇和地方。在这些地方,人们把地方政府权力掌握在自己手中,进行治理实验。

这似乎不可能做到。在洪都拉斯,海岛化的历史看起来并不乐观。但你只要偶然发现了下一个新加坡或香港(不管是虚拟的还是实体的),就可以创造出数万亿美元的财富,改变人们的生活方式。

Promons从两方面获益。首先,他们有一个独特的品牌,因为没有其他人在做这个事情,每个对这个领域感兴趣的人都得去找他们。第二,他们的绝大多数投资都很疯狂。就像Founders Fund、Steve Jurvetson,他们从不按牌理出牌,这些少数天才的异类获得了巨大的回报,因为他们是非共识投资

Naval说,当一个市场(产品)成为大众市场(产品)的时候,基本就没有你啥事了。所以你要么成为成熟市场的巴菲特,去增强分析财务报表的判断力;要么你要成为Peter thiel,去增强你的gut feel(直觉)

其实天使投资就是在寻找小众但被低估的需求。在这个过程中,如果你有奇怪的眼光,钟情于特殊的领域,小众的不为人理解的想法。你要做的不是转而投向“大众”的喜好,而是学会承受少数派的孤独,并在不断夯实自己判断力的过程中,证明才是最终正确的。

雕塑家: Luca Izzo (Sanremo, Italy)

这篇是Naval「如何不靠运气变得富有」播客系列的又一个长篇番外,主要讲天使投资的所需要的「判断力」(gut feel)。因为太长所以会分四篇,Enjoy。

正文(一)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已经有了判断力

你的判断力好不好,要过几年才知道

Nivi:现在我们来谈谈判断力:它有多重要以及如何培养它。

优秀的创业者不希望和有糟糕判断力的投资人联系在一起。

Naval:从长期来看,拥有良好的判断力至关重要。没有它,你最终会有一个糟糕的投资组合;不会有LP支持你;你的投资回报不会好;你的品牌也会受到影响。优秀的创业者不希望与有糟糕判断力的投资者联系在一起。

到最后会证明,判断力是最重要的。它比接触到更多的项目和获得更多的资本更重要。

如果你的判断力很差,你很难意识到这一点

每个人都认为自己已经有了判断力,那是因为你对自己判断力的评估能力受制于你的判断力水平。

如果你的判断力差,你压根儿就意识不到(你判断力差)。这种认知偏差被称为Dunning-Kruger效应,它以普及这一观点的心理学家的名字命名。这是一种自我防御机制。

Dunning-Kruger效应 来源:trainning Peaks

此外,你可能在某些方面有良好的判断力,而在其他方面的判断力却很差。你可能有很好的人际判断力,但缺乏市场判断力。唯一能知道的方法就是长期观察。不幸的是,在早期投资中,需要5到15年的时间才能弄清楚你是否具有良好的判断力。

首先要做的是对自己的判断力诚实。我们将通过一个计划来校准和提高你的长期判断力。

判断力让你提前知道中奖号码

但要想成功,还是要有组合效应

Naval:在种子阶段,更多的是对人的判断、对产品潜力和市场潜力的判断,而不是对现金流、获客成本或病毒性指标的衡量能力–因为你没有太多数据。

多样化投资组合是对冲数据匮乏的一种方式

当你的数据较少时,你需要一个更多样化的投资组合。从某种意义上说,多元化是用来对冲数据的缺乏。

巴菲特可以详细研究一家已经存在了20年的公司。他的判断力适用于成熟的公司,可以在对许多公司进行尽职调查后选择一家公司投资。对于种子阶段的创业公司,你的数据非常少。你可能不得不依靠其他人的判断,这就是为什么社会关系发挥了如此大的作用。

没有足够的数据,就没有太大把握

要想在早期投资中获得成功,你必须建立一个投资组合,因为没有人有足够的数据在早期就有很高的信念或万无一失的判断力。

帕克-汤普森在Twitter上以@StartupLJackson的身份发帖:“在我之后投资的人都是擅长捣鼓数字的会计小丑,而在我之前投资的人都是闭眼投飞镖的猴子。”我觉得这句话非常合适。

Everyone who invested before me is a dart throwing monkey and those who invested after are spreadsheet jockeys! [email protected]

后期投资人看种子投资人就是在盲人摸象,而种子投资人看后期投资人就是会计精英而已。

但他们只是运用了不同层次和类型的判断,因为他们利用着不同的数据。他们会因为可以运用的判断力而拥有不同规模的投资组合和投资理念。

判断力让你提前知道中奖号码

Nivi:考虑到种子阶段的运气因素,判断力有多重要?

Naval:在种子阶段投资就像玩彩票一样,只不过你可以利用你的判断力提前获得一些中奖号码。你的判断力越强,你提前知道的号码就越多。这增加了你的几率,但你仍然需要组合效应(diversity effects)才能成功。

所以培养和磨练自己的判断力很关键。这是一个长期的游戏,要经过几十次乃至上百次的投资。

判断力是在好项目来之前就形成的能力

Nivi:考虑到天使投资人要看很多的deal,那我到底有多少时间来应用判断力?如果我花太多时间思考,岂不是会错过好的deal?

Naval:判断不一定是尽职调查,甚至不一定是思考。判断力是在deal来之前就形成的,所以好的deal来了你能马上认出它。它是一种gut feel(直觉)

早期投资更多的是直觉,而不是尽职调查

对于早期投资的判断并不涉及广泛的尽职调查。是的,做各种尽调,看各种一页纸并仔细考虑没什么不对。但这只需要几天而不是几周的时间,是可以流程化的作业(routine)。但真正重要的是什么?是随着时间的推移,你建立起的一种直觉,这种直觉使你需要越来越少的数据来评估一个项目。

相反,你会花更多的时间倾听创始人的声音来了解他们是否可信,了解他们是否来自一个可信的网络。你会花更多的时间了解这个领域的客户是怎么想的,你会对创始人能卖给他们的东西产生直觉。

最好的投资人对FOMO有免疫力

现在的创业公司都被训练成了一个紧凑、快速融资的机器。对于从加速器出来的创业公司来说尤其如此。他们中的一些人给投资人施加很大压力,让他们快速做出决定。

最好的投资人对FOMO效应有免疫力。如果你催促他们在48小时内做出决定,他们会说:”如果你需要我在48小时内做出决定,那我们不太合适。” 他们都不会在这种项目上浪费时间,即使它是一个热门的deal。

FOMO在一定程度上可以影响大多数投资人,但我避免这种影响的方式是设置24小时冷却期。即使在我决定投资后,我也会强迫自己等待24小时后再行动。

关于Pivot

枢轴(pivot)意味着你对人的判断力真的很重要

Jessie:这一部分提到了pivot这个概念,我并不熟悉。但是读下来感觉异常有趣,这是一种类似圆规的思想,它是一个领域以中心点为轴向四周扩散,并没有像跳跃一样转换领域,也不像延伸一样方向限定。

杰西画的

对种子期创业公司的赌注就是对创始人的赌注

Nivi:早期创业公司都会经历枢轴(pivot),这让投资变得更加难以捉摸。

Naval:由于公司经常会出现pivot,所以你的人员判断真的很重要。枢轴意味着保持一条腿在原地,另一条腿在移动。这不是延伸,也不是跃进到一个完全不同的行业。

通常情况下,一家公司枢轴进入一个相邻的领域,但他并没有根本改变,它仍然在更广阔的市场内运作。在这种情况下,你需要更多地评估团队和执行力,而对确切的产品方法给予较少的权重,假设市场有足够的空间在周围枢轴。

估值应该反映出公司可能会经历的pivot,公司的现金消耗和现金流规划也应该如此。

Nivi:这里有一些枢轴的例子。比如 Twitter 一开始是 Odeo ;Instagram 是 Burbn ;Slack 是 Glitch ;Lyft 是 Zimride。Uber 一开始只是黑车。

还是杰西画的

Naval:Uber从黑车到共享乘车不是枢轴,而是延伸。Zimride从长距离共享乘车到短距离共享乘车,也是一种延伸,而且是他们的一次杰出创新。

Odeo到Twitter是一个枢轴,但它不是一个跳跃。这是一个从博客到微博的枢轴,由blog的创始人 Evan Clark Williams 所做。这是一个赌注,赌的是在圆规中心支点的这个人。

Burbn到Instagram几乎不是一个枢轴,更多的是一个步骤。

现在,Geni到Yammer是一个跳跃。大卫-萨克斯是我们见过的最伟大的产品设计师之一。他很早就在PayPal工作,从Geni再到Yammer,Zenefits。他是一些最伟大的热门产品的早期投资者。像前面Evan的例子一样,Geni是人们对David的赌注,类似于对Elon Musk的赌注。赌David的人整天都会在他身上下注。

Glitch到Slack是另一个跳跃。Glitch是一家游戏公司,但Stewart Butterfield之前也做过类似的事情。如果我没记错的话。就连他的第一个爆款Flickr,也是一种跳跃式的发展。人们对斯图尔特进行投资,并希望得到最好的结果,当然他也没让人们失望。

但每一次的成功,就有10次的失败。

(1/4完)

(本期完)

翻译:明月  校对:Jessie

Join Newsletter
Get the latest update of Fat Garage !

“The void I saw in the future was no longer a liability, but the greatest opportunity.”

Written by Jessie LI (李格)
致力于推进跨地域的文化技术交流